“今年春茶上市遭遇上海疫情,如果沒有葛聯敏兜底,真不知怎么辦!”昨天,記者在溧陽走訪,茶農樊球生感慨表示:“疫情導致物流受阻,兜底收購的春茶不但沒壓價,還漲了價,葛聯敏真了不起!”

樊球生退休后流轉了天目湖鎮桂林村200畝荒山種植白茶,這在擁有7.2萬畝白茶種植面積的溧陽還是個小茶農,由于規模小,沒品牌,每到春茶上市,常為銷路發愁。像老樊這樣自產自銷、盈虧不定的現狀,是溧陽眾多小茶農的一大困惑。


老樊所說的葛聯敏,就是消除他們困惑的天目云露茶業有限公司掌門人。從2006年以來,他通過組建茶葉聯盟,實行合作化生產,品牌化經營,逐漸把蘇皖30多戶分散經營的小茶農和3000余勞力領上致富路,短短幾年都實現了共同富裕目標……

開拓市場積累底氣

葛聯敏的創業起步是從叫賣茶葉開始的,那年才在18歲,高中畢業后找不到穩定職業的他,看到家鄉茶葉種植形成規模且有了名氣,索興就租房開了一間茶葉店。

憑著恪守誠信和活絡的經營頭腦,他所批發、零售的茶葉都是精挑細選的品牌茶。他常說,以次充好來賺錢,是目光短視的“一錘子”買賣,永遠固不住、攬不到更多的客戶。

開店第一年,他竟賺到5萬元,這在“萬元戶”光鮮的年代,可謂創造了“一年暴富”的奇跡。然而,葛聯敏賺到的不僅僅是自主創業第一桶金,還賺到了茶葉供需雙方的信譽。面對“雙贏”,他在注冊公司的同時,卻把全部收入投放在廣告上,溧陽兩條主干道及高速公路的廣告牌上首次出現了“天目云露”的標識。廣告的先聲奪人,吸引了南京及周邊城市客戶的眼球,葛聯敏由此邁出向外開拓市場的第一步。


在葛聯敏看來,隨著溧陽白茶種植規模的不斷擴大,地產地銷競爭的日趨激烈,如與當地茶農茶場爭市奪利,必然導致“十商九困”,只有向外開拓市場,才能突破小農經濟惡性競爭的怪圈,贏得更大的發展空間?;诖?,他在把筆筆生意做得頭頭是道的同時,把廣告做到了長三角主要城市,加上品牌化誠信經營,逐漸打開了南京、上海乃至北京等城市市場,外地客戶比例逐漸占據公司總客戶的90%,創造了春茶單日銷售超300萬元的佳績。

有了外地市場與資積累的底氣,葛聯敏果斷斥資3500多萬元,在寧杭高速公路天目湖道口旁購置了一幢建筑面積達3000平方米的大樓,樓內融標準化茶葉生產、茶文化展示交流、茶葉營銷與公司辦公等為一體,他計劃以樓為大本營,組建茶葉聯盟,開辟優質白茶基地……

組建白茶雙贏聯盟

溧陽是全國生態示范市,量產更好的無公害生態茶滿足市場銷售,是葛聯敏組建茶葉聯盟的初衷,為此,他一方面深入茶產地調研,精選白茶生產基地,一方面拜訪名師虛心學習,成為真正兼備制茶技能的茶人。

調研與拜師,讓他對“小茶農”這個特殊群體動了惻隱之心。

作為江蘇聞名的茶葉之鄉,溧陽白茶面積雖逾7萬畝,但小規模種植戶卻占70%左右。種植幾十畝到百余畝的小茶農,因無法實現產業化生產,只能靠自炒自賣或把茶鮮葉賣給規模茶企維持生計,而本地茶葉市場的供大于求,使得忙碌一季的小茶農們勉強微利或收支平衡。


2006年,葛聯敏憑借公司產加銷一體化的優勢,正式組建茶葉聯盟,并向廣大小茶農拋出繡球:凡愿意加入聯盟,只要按無公害、生態化標準生產,他以統一品牌且高于市場價兜底收購銷售,及時付款。

“開始我還不信,沒想到葛總還真有這個實力和能力?!辈柁r潘衛國說,他種植300多畝白茶,能算得上小茶農中的大戶了,可一年到頭忙死累活卻賺不到錢,正當他想放棄時,經不起葛聯敏的“誘惑”而加入聯盟。自己畢竟是種茶的老把式,所種的白茶也達到了要求,終于不愁銷路,且連年盈利。

潘衛國的扭虧為盈,讓年近七旬的樊球生心潮澎湃。加入聯盟后,他改變茶園管理方式,不用化肥,只施有機肥,不用除草劑,100%采用人工除草,不僅提高了茶葉品質,茶園還被農業農村部評為全國30多家“生態農場”之一。

“這樣的管理盡管成本很高,但有堅挺的價格作保障,也就心無旁騖了……”談及幾年來的合作,樊球生對茶園每年盈利30多萬元感慨不已。

合作的盈利,陸續吸引30多戶小茶農加入聯盟,優質茶基地面積赫然超過5000畝,喜得葛聯敏直說“超出預期”。茶基地的盈利,喚回了3000多留守在家的老人、婦女參與茶葉管理與采摘。

“春茶采摘期大約半個月左右,除在基地勞動有固定工資外,一個采茶工一季掙到的采摘工資可達七八千元。如一季跑幾個茶場,收入更可觀?!辈刹韫ね踅疖S說,他作為季節工兼采摘工,年收入約1.5萬元,還能照顧家庭,種好口糧田。

讓葛聯敏自豪的是,當2021年2月25日我國宣告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時,茶葉聯盟的小茶農與參與生產的3000多勞力皆實現了共同富裕。

然而,收獲還不僅僅于此,得益于小茶農聯合造就的優質茶基地支撐,“天目云露”茶不斷摘金奪銀,最終勇奪世界綠茶金獎,而天目云露茶業公司也躋身中國茶葉百強企業行列,成為全國綠茶行業的標桿。2020年,跟茶葉打了24年交道的葛聯敏,被中國茶業流通協會授予“中國制茶大師”稱號,這一年他41歲,是中國茶業界最年輕的制茶大師。

致力促進共同富裕

茶葉聯盟聚合30多戶小茶農的致富能量,讓葛聯敏又有了新的構想:讓聯盟吸納幫扶更多的中小茶農,通過拓市保駕,促進共同富裕。


葛聯敏說,他這樣做是基于兩方面考慮,其一,中央一號文件作出了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總體部署,要求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。推進鄉村振興,就是要以產業振興,促進實現共同富裕。其二,溧陽正致力推進白茶產業的高質量發展,并亮出了打造白茶小鎮等一系列舉措。白茶作為全市農業最大的支柱產業,也是極具潛力的富民產業,唯有高質量發展,才能扎實推進共同富裕。

“適應新形勢,策應新發展,茶葉聯盟該盡更大的社會責任?!备鹇撁粽f,溧陽目前有大小茶場300多家,有生產許可證的只有70家,還有230多家無資質的中小規模茶場尚處于單槍匹馬、孤軍奮戰狀態,如加入聯盟,可節省加工設備的重復投資以及營銷成本,形成新的規模經營優勢,抱團實現高質量跨越式發展。

奔走各茶場調研攀談,葛聯敏的想法與倡導,得到許多中小茶場主的認同。為了接納新成員加盟,保障盟員的穩定收益,他斥資購買了智能化茶葉加工設備,引進十多名制茶和營銷能手,充實專業制茶與管理團隊,以品牌化運作拉長更大的市場半徑。

葛聯敏擴大茶葉聯盟的信息傳到一山之隔的安徽郎廣德和溪縣,眾多小茶農紛紛前來試探,向他表示加入聯盟的意愿。葛聯敏馬上意識到,溧陽首倡蘇皖合作,并建立了蘇皖合作示范區,旨在實現區域協同發展??缡÷撁?,既順應協同發展,又切合以強帶弱、實現共同富裕的要求。

今年5月31日,借蘇皖合作東風與政策召喚,葛聯敏領到了“天目云露茶業(安徽)有限公司”營業執照,廣德、郎溪兩縣的一批小茶農終于實現了加盟的夙愿。至此,新開拓的安徽優質白茶基地,成為他跨省發展與拓展市場的一塊跳板……